怎样拍足球电影?小罗的监狱生活,可能比《少林足球》更吸引球迷
 

怎样拍足球电影?小罗的监狱生活,可能比《少林足球》更吸引球迷

发布时间:2020-05-04 12:14:36
 
足球是猪猪女孩的运动,我们精致的男孩子才不玩它。——王尔德 曾经的快乐王子,唯美主义的代表王尔德已经逝世100多年,现在他不屑的英伦足球仍然是一种“血与雷”的战士精神,但是如果他有幸认识一下伊布拉希莫维奇,或许他对足球的态度会有所改观。 王尔德:1881年,他坐船来到美国,进关的时候,海关曾问他是否有贵重物品要申报,他傲然地说:“我没有什么可以申报的,除了我的才华。”伊布:“说实话,大联盟的水平完全不能和欧洲联赛相比。在这里,我就像一台法拉利停在一堆菲亚特当中。但法拉利可能会变成菲亚特,菲亚特也可能成为法拉利。” 有了伊布,我们终于可以说足球这种充满荷尔蒙的运动也能和文学产生一些交集了,但是作为年轻人最爱的娱乐活动之二,足球和电影仍然没有太成功的融合。或许,在疫情期间,闷在巴拉圭牢房里吃烤猪肉的小罗可以化解这种尴尬。 电影与足球的缝隙 此前TFT在介绍足球电影时曾说过,斯托克城的传奇教练托尼·沃丁顿曾把足球称为“工人的芭蕾舞”,它融合了勇气、技巧和纯粹的戏剧性的演出;而富人阶层有他们真正的芭蕾。时至今日,电影以其传播优势比戏剧和芭蕾更为人熟知,但是足球这项运动在大屏幕上的表现却很糟糕。 拍摄足球纪录片是比较投机取巧的方式,再加上球星和球队的影响力,获得成功的概率大大提高。过去就有一些令人难忘的纪录片诞生,因为拍摄一个事件并配上适当的解说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任务。 比如TFT列举了两个最伟大的足球纪录片是《Goal!》,1966年世界杯的官方纪录片,和2010年上映的《都灵之夜》,讲述了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英格兰国家队的失败以及与西德队点球大战的故事。 但是拍摄剧情片的挑战是要从头开始进行长篇叙事。首先不可避免的,他们要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是找一个不会踢球的演员还是一个不会演戏的足球运动员?于是令人不安的妥协随之而来,结果也往往喜忧参半。 接下来,又有一个新的矛盾,是重现一个经典事件,还是塑造一个球场上的英雄角色?比如像《伯尔尼奇迹》或者《一球成名》这样的电影。但是即使动用你最狂野的想象力,你也不会预想到利物浦在伊斯坦布尔上演的奇迹逆转、德罗巴和拉莫斯在伤停补时的头球绝平、几万人球场的大合唱和起伏人浪等等这些难以复制的瞬间。这正是因为一座球场本身就是一座剧场,他没有现成的剧本,你不知道是悲剧、正剧还是一座拳击台,事件、英雄都无法被挪到另一个银幕重现那种瞬间爆炸陷入狂欢或者悲情落败的感染力。 于是足球对于的电影而言,能够提供的唯一的类型就是拍摄喜剧了。 两部经典的足球喜剧 《少林足球》和《胜利大逃亡》。 《少林足球》是我们十分熟悉的一部足球喜剧,经典的周星驰式的无厘头电影。里面充斥着一部让人笑中带泪的电影所具有的诸多元素,可以说是星爷式的集大成作品之一:女性演员反串男性角色,小人物受尽磨难焕发新生,夸张的场上动作表现,还有诸如扔鸡蛋这样的经典桥段。 难能可贵的是,作品在最后的大结局上,也对女性的智慧和能力进行了歌颂,赵姓女演员在主力门将被踢伤下场后上场,她用一种太极式的以柔克刚帮助球队取得了胜利,不禁让人想起那个著名的小裁缝和魔鬼的童话:没有新的任务的魔鬼想要杀死裁缝,公主递给他一根卷发,然后说:把这根头发交给怪物,叫他把它弄直。最后,公主的一根头发胜过了所罗门王无边的法力。又引出一句古谚:“当男人的勇气和力量受挫时,可别忘记女人的智慧。” 然而,《少林足球》的所有技术动作都无据可以,对于足球的夸张表明了足球只是一个借来的表现元素,归根结底还是一个小人物电影。同样《胜利大逃亡》也以牺牲现实为代价,把拍摄艺术的带到了令人眩晕的高度。 这部电影滑稽可笑,讲述了一个完全没有逻辑或理由的情节,但凭借重量级的演员阵容挽救它的可信度。战俘们踢着足球来打发时间是它的故事前情,但是这些战俘里却有着响当当的人物:西尔维斯特·史泰龙、贝利、迈克尔·凯恩、还有1966年世界杯冠军队长博比·摩尔、前曼城中场萨摩比、欧联杯冠军伊普斯维奇的几名球员。 剧情呢?战俘被送到巴黎去与德国国防军在比赛日踢一场球?然后战俘在上半场就0-4落后,但是你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们会扳平的,他们也会把点球扑出来的不是吗?好人最终都赢了。 小罗式的足球正剧 足球、监狱和球星、世界范围内的大惶恐、沙雕式的护照操作、无辜牺牲的小猪猪,这些元素,已经足够让小罗为足球电影贡献一份力量了。 我们可以粗略的梳理一下目前的情节:小罗要前往巴拉圭,他花了几万美元但是只买到了两个假护照,他也不想想,就自己这张脸,谁认不出来? 一场牢狱之灾难以避免,然而无巧不成书的是,这个监狱在小罗到来之前就开始筹备“监狱杯”足球赛了,这样的重合必然让剧情走向合乎预期的结果:小罗上场带领队友们夺冠。 然后,监狱之外正是铺天盖地的新冠疫情,欧洲的各大联赛甚至全部停摆,这给了编剧们在现实基础上发挥想象力的机会:穿插上另一条线索。于是观众一方面知道小罗会赢、而奖品猪会死;狱友们的智商和球商令人捧腹,但是监狱外的一切又让人担忧,比如他的母亲染上了病毒之类…… 当然结局是,疫情消失时,小罗出狱了。源自足球而不曲解足球,欢喜之中带着担忧前行,最终走向结局时我们也发现,足球和生活没什么太大区别,起起落落、悲欢离合,不是一出喜剧,也不是一出悲剧,而是正剧。(Qfwfq)